不述离殇。

秋心难解,妄自成愁。

林夕苦短,浮生若梦。

阵风

偶尔没有新的灵感又不想码以前的坑的时候,总是拧着,睁大眼睛一样的观察着身边的人、事,尝试着似乎可以从中寻找到新的题材来。
就像今天小米发给我一个测试题,用天气来描述朋友。我选择了阵风,它的意思是陌生人。
就立刻文艺感爆棚,像是要即刻找到合适的角度,配上台词,去描写这样突如其来的冲动。
晚上鱼儿请客吃饭庆祝她找到新的家教。一群人在饭后又聊到我和兵哥哥的话题,好几次我想干脆分手算了,都是被她们劝回来。
她们说兵哥哥是一个好人,你可能这辈子都再也找不到像他这样好的人。
我又摇头说,如果一个人的第一评价就【是一个好人】,这也是蛮悲哀的事儿。我说不可能一个男人符合标准我就必须委曲求全死心塌地,我说更何况他没有达到我的标准。
她们问:那你当初干嘛答应他。
我愣了愣,脑子里蹦出来的话让自己哭笑不得:因为他是一个好人。
感情这种东西扯到年月,就变得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他是不是喜欢我这么多年,谁可以真正了解。也许是他兜兜转转,身边可以选择的就只剩下我而已。就像V对叶儿,尽管现在回头追叶儿,但是他也说当初有交过女朋友。难道是真的就觉得寂寞无所谓随便玩玩,这样的借口谁都会说。
谁都会在情到深处,泪眼婆娑,说一些感天动地的话,说是真心的,说只有这一次,说此生不变。
然后分开的时候,又比谁都决绝。说当时还太小,说当时不懂事,说长大了成熟了明白了,谁都别拖欠着谁。
她们说我想多了,安于现状就好。
也许吧,可是就是因为对方是我八年的死党,所以无法轻松的维持这样一个尴尬难言的现状。
搞不好到最后,居然就成了陌生人了。
我说,至少他现在很喜欢我的时候,让他做一些改变,他变成一个更好的人,我心情也会好受一些。

说什么自己独立,不想被当成小女生一样关心,说自己可怜自己的短信包月,说自己不知道打电话说什么……诸如此类的借口,其实只是不够喜欢对方而已吧。
转了身,就像是没有交集过的陌生人一样。

那么多的事情,也得自己经历过了才有真正的感触。
就好像我开始劝冷桃子别跟自己的死党谈恋爱,就好像我开始真正的去想一些幼时的自己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一直以为只要对方喜欢自己就好,可以跟不爱的人过一辈子。到头来,自己居然落了这样的局。

温州又开始下雨。
像是一个终究暖不起来的三月。

校园广播好讨厌= =

RT,我想好好开QQ音乐听几首歌培养一下情绪的时候,外面好闹腾啊=。=
那些不知来源的蹩脚普通话用被化骨绵掌打过一样的绵羊音咩咩的说出一些狗血桑怀悲天悯人的稿子来= =

虽然我也是一个写狗血桑怀悲天悯人的东西的人……

之所以决定今天码一码是因为我家亲戚来看我了,我决定记下这个日子,然后在下个月她有没有准时来看我这个问题上好好的研究一下……

因为无聊上网搜文玩儿的时候无意间进了优里的BO。
出于一种loli的在偶像面前藏匿的心理【= =,我手一抖,匆匆的把页面关掉了= =+
我曾经有长时间的纠结要不要在百度发文玩儿。
比如说去贴吧攒人气,或者状似大牌的在自己的百度空间里发文上书:禁止转载。【其实在百度禁止转载算个P啊= =
不过最终又因为贴吧发文度哥会吞吐的,或者在自己的百度空间发文=被老爸仔细阅读,这样众多圈叉的理由而放弃,决定窝在论坛当十足的宅女。
至少在混咱家站子的人之中,溪水还算是个很绚烂的存在的= =+【歇吧你= =

下午最后一节课和蒙翘了去图书馆借书。
我一直很喜欢在众多图书中挑选的那种文艺状态。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图书馆靠近尸体楼的原因,图书馆还有一种莫名的沁人心脾【变态心理。。。
很囧的边挑书边思考怎样才能挑到一本好书,比如说除却作者本身的人气,开头要引人入胜,剧情要狗血动人,题目要恶搞成风……
最后……还是挑选了考研英语美滋滋的回去了= =
Orz

---我是最终还是没有翘掉选修课回来的分割线---

晚上选修课讲的是张爱玲。
所以即使腹痛还是听下去了。
张爱玲的生平大多有所耳闻,包括她和胡兰成那段情事,也是风言风语的听很多作家提及。
倒是百家讲坛所分析的张爱玲的性格,让我闻言不快。
做讲坛的那位上海作家,把张爱玲说成一个有着病态的恋父情结,并且自卑自怜自恋的那种女人。在我心中张爱玲那种倔强的女子形象,却被她说成一种冷酷无情,乏味的不堪。
我想这位上海作家,断是成长在优越的环境,幸福长大,体会不了那种幼年失母,与父亲相依为命的苦绝的。
那是幼女对父亲那种救命稻草般的依赖,不可分割那种亲情的感受。
所以即使最后她离家,也在自己的文字中拼命的体会,因为这种爱会带给他暖意,是友情与爱情所不可取代的。
甚至连张爱玲的两次婚姻也被这位老师说成是极端恋父情节的延续。
私以为,张爱玲的思想境界是超越了同龄人的。不管是乱世中寻找依赖,还是生活中寻找知音,同龄的异性都无法带给她精神上的共鸣。我不敢妄断胡兰成这样一个人会有什么绝佳的精神境界与张爱玲产生了相惜,但是我从情感上无法接受那种对于胡兰成这样的爱,只是张爱玲对于父爱无法实现的那种依托。

私人感受而已。
痛的不堪……床上躺着缓缓去。。

飘着

BGM之所以换成了这样的歌是表达了我减肥的决心【谁信你啊= =

----我是抽风结束的分割线----

圭贤生贺文11号完结之后好好抒了一口气,那种感觉就像是便秘已久终于洗肠了一样的爽快。和滢滢解释了结尾为毛她客串黄代表为毛放手让两人在一起,看着她小红字恍然大悟的“哦~”,我觉得我思想太阴暗了= =+
追文的所有人都为贤敏终于在一起而喜极而泣,发出类似于“后妈的溪水终于也HE了一次”【你才后妈,你们全班都后妈!】这样的感言的同时……真的没有任何人为朴孝珍而悲切的吗!
她好歹是女主角……亏我写完最后一个字差点为她宽泪了= =+


我在废柴失踪的这两个月,发生了诸如论坛升迁,硬座15个小时回学校,买了新手机,看con圆满等大事,让告别单身这样的小事显得微不足道【喂= =
也是因为有男朋友的原因么,我才发现很多事情真的没法子将就。
比如说将就着对他热情一点,将就着说我也喜欢你,将就着说我想你了,将就着圈叉一些我明明写都写不出来,可是他还是会对我说的那些文艺到狗血的话= =
某一天晚上我俩打电话恳谈【?】了一次,虽然几乎都是我握着手机在那儿吼,我发现两个人性格真的差别很大= = 当初做好朋友的时候,怎么都好,做一对要一起规划未来的人的时候,很多东西都无法包容和原谅了。
就好像我不需要事无巨细的关心,我不喜欢对我行为的无端猜测,我也不觉得那所谓的因为喜欢所以全部包容值得感动。就好像其实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都是两条平行线,达不到共识。
虽然室友让我不要老去考虑这些问题,但是我还是觉得同他没有未来。

回学校之前去了芜湖,像安师大那样有花有草有情人坡的地方才叫大学啊!【掀桌
像我们学校只有河有鸭子有尸体……
在广济寺拜佛求签。
觉得即使算命这样的东西不准,有个光明的盼头也是蛮好的。

。。。。
突然不知道说啥,那就不说了吧= =
我果然……江郎才尽了= =+

附上我前边说的那个文的下载地址……虽然这在暗粉要拿钱买,但是我真的不缺这个钱= =
点我=。=

胡言乱语=。=

我在暗粉呆了已经两年。
从普通的会员,到制图组成员,到代理组长,到版主,到超版……

图组我见证了太多人的来去,版主群却是和我进入的时候就在的人一直坚守在一起。
我不清楚在外人眼中,暗粉色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似乎是白莲教圣母般的存在?或许像本命爱豆一样的默默无闻?或许是一个生人勿扰难以混迹的论坛?或许是个管理严苛小心翼翼的地方?
但是我把它当家一样。
这里有太多我看起来可爱的人。
前段时间整理文区,找到某个作者。那个作者说,她很想把自己的坑当做一个家,但是暗粉的圈子太小了,她进不来。
我在群里顿了顿,然后说,如果我们在别人眼中真的只是个小团体,那我只能说,要是我们连成为小团体的团结都没有,暗粉也就不用办下去了。
暗粉较之别的论坛,真的是一个很难混权限的地方。我要是一个普通的会员,可能早就离开这个地方了。
可是相反的,我们制定那么多的规则来约束他人,也是严苛了自己。要是我们想放手不做,那会员们怎样都好。
事情是有正反两面的。
草说我在会员群讲话的时候有着超乎想象的耐心。那不过是因为我还披着超版的皮。我不是真的狠心想要扣掉违规会员的所有粉糖,也不想带别人暗粉所谓冷面的形象。于是孜孜不倦的说,说版规,说理由,说注意事项,说权限获得。
暗粉这个地方占用了我太多的课余时光,我甚至会在考试最繁忙的时候为生贺献礼而焦躁烦心。晟敏生贺的电子书缺图的时候,我边复习,边差点在电脑前急的哭出来。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情让我在版主群说出“暗粉在,我在”这一段话。
只是我觉得我所面对的跟我共事的这一群姑娘,和贤兔本身一样的美好。

我很多时候都一直想说,即使很多人偏见的对待我们,但是暗粉色真的是个很好的地方,他欢迎所有愿意把他当家的你们。

语无伦次的说话,只是想对那个终究还是决定休息,把这样一个心念的地方交给了我和滢子,并为此哭泣的姐姐。
我会好好做,我想我同你一样的热爱这个地方。

主页Next >>

锦瑟

展颜

小溪水。

Author:小溪水。
※Name:溪仔。L.yn
※Birth:07.08

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寻找另一种细水长流。



我想我已不能回头。

听说


ShoutMix chat widget

呢喃

足迹

JoyMin

沿路

管理者专用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时光

岔口

语录

南瓜花

风吟

RSS连结

尘世

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