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述离殇。

秋心难解,妄自成愁。

林夕苦短,浮生若梦。

九月。

这样的一年将一个人度过。
我也想一个人度过。
2008年9月15日-2009年9月15日。

成长我战无不胜的我。

90a5ef38ac846754c53ff46a978f4acf.jpg

继续阅读 >>

我不开心

视频准备开始弄。
风格细节需要不断修改。
好操劳。
我不开心。

但是我不放弃。

------

李晟敏,谢谢你有了娱乐大众的觉悟。

我很喜欢天下在更新翻译的时候多多写下的话。
看着你在小窝抹掉了所有的笑容
不想说什么柔软动听的担忧..
是的,因为你是艺人
李晟敏,坚持吧


再痛苦,你也要坚持下去。
因为你是李晟敏。

77245b7687ba458c4176e13d6a01d724.jpg
23a0d55eab4e8f2c53bc5e0b1481c969.jpg
babbd1d2a601ef927f45e228999f60d2.jpg

20060808

我不知道我应该说些什么。
如果一切都没有在我身上发生过一遍,那么我可能在今天这样的时刻我会很loli的坐在电脑前面感怀,说着东海要加油,东海不要哭,东海我们永远陪着你,东海爸爸在天堂会听你唱歌。
但是现在的实际情况是,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吧。
在阁子看到一群人更新日记才想起来这样的一天的。
说实在的我可以在这里说我很不喜欢拌拌的更新么,我知道拌拌可能就是这样的性格这样的说话方式,但是毕竟,生与死是一件最严肃的事情。
“爸爸,东海喊您回家吃饭。”
虽说没有恶意吧,但是我也不觉得有多尊重。

没有什么好说坚强不坚强的。
生活既然给了你这个命运,那么就张开双手接受吧。

这两天老爸出差,就睡在他们的房间里,看着我老妈穿着白大褂的照片。
-嗯,不错嘛。您青春永驻了!
-最近陵园整修封路,你别怪我没去看你哈。
-谁谁家小谁又怎样怎样了,唉,你别说,我知道你会说啥,我也是这个意见没错。
好疯癫啊。

。。。。。。。。。。。
我很想念你
可是你也不回来看我
托梦都没有

回家的时候整理抽屉。
果然看到一大堆废纸。
我妈写的病例纸,开药的草稿纸,开家长会的时候记的笔记,给我写的高三寄语etc
一大坨,折的好好的放在抽屉里面。
叶曾经在葬礼之前和我说过:从此你会坚强到不可打败。
可是我现在依然处在脆弱敏感的阶段= =
QQ签名换成这一年来在重复着的【成长为战无不胜的我。】

暗粉的风格做完了。
乌云压顶一般的任务全部结束!
明天去慢慢清理旧帖。然后就等待着823的到来-v-

胡扬在更新日记的时候换了题目。
死孩子你现在想你老妈也不和我说了,你老妈还在和我老妈打麻将呢= =+
【幸福不就是那几个字嘛!】←我盗用了

嘿!我很幸福。
=v=


===
PS 好吧我承认我不文艺就跟我说我不是后妈一样不可信了是不是 = =
我文艺的时候才有话说,被我伤到的螃蟹。。。对不起TAT

然后,这次的BGM是TVXQ的《Forever Love》
他们有解散危机的时候才认真去听他们的歌。
总会有些难过。
管风琴的声音很宏伟,是一首很好的歌。

上物化课的时候听见手机响,急急忙忙消了音。
是个不认识的号码。
“溪水
我是花包呀。。。”
有些奇怪她为什么要给我发短信,然后就看见她问我知不知道什么叫做“胶质瘤”。

我有些惊讶,似乎有更多的预感。
我对于她妈妈的事略知一二。我知道她妈妈有脑瘤,动过手术,情况并不乐观。

我问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她说就是想问问。
“我妈得的就是这个,星期一她走了。。。。”

一瞬间我也化身为那个失去妈妈的人的朋友。
只感到震惊和失措。

我很心疼她。

想到她曾经说的。“我只有十七岁啊!”
就无力与心疼着。

回寝室的时候查了书。
是图书馆借来的肿瘤学研究类书籍。
我想要不是因为癌症夺走了我妈妈的生命,我不会主动去看这种深涩拗口的专业不对口书籍。

中枢神经系统肿瘤。
胶质细胞癌。

我告诉她这种癌症的恶性患者中位生存期只有九个月。
她的回复是她妈妈手术以后撑了一年,医生的预测是只有半年。
“她很坚强对吧?”
“谢谢你溪水。”

那一瞬间我很想哭。
我很心酸。

“只有我和爸爸了。。。。”
那一瞬间生命是如此渺小且不堪一击。

以前一家三口都在的时候,也不觉得多么的充实和圆满。
但突如其来的灾难让家人突然少了一个的时候,才会惊惶的发现,人生似乎是失却了大半。
只有我和爸爸了。
相依为命的凄凉。
似乎对方是各自的救命稻草,死死抓住,不能松手。



收到你短信是有了预感的。
我想是的。
上课的时间,有些恍然的回到去年九月的样子。

你那句她很坚强对吧,让我看着心里酸酸的。
回去翻了肿瘤学的书。其实专业不是很对口,但是因为妈妈的原因想要了解个透彻。
我想你明白这种渴望。

你也很坚强。
我们都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变故与灾难打败,我们直面迎上。
我总这样告诉自己,因为我已经足够坚强足够迎接挑战,所以她才会挥手告别,逃离世间的苦难。

都会好起来的。
一切的一切。

照顾好爸爸,更要照顾好自己。
相信从此刻开始,你所爱着的,都不再会失去。”


中午用室友电脑上了网,匆匆在她的日记楼中写下的回复。


叶对我说过,从今以后,在没有东西可以把我打败。

我想她也是。

我们对生活的无能为力,但至少都可以直面走下去。
最终,成长为战无不胜的我们。

主页Next >>

锦瑟

展颜

小溪水。

Author:小溪水。
※Name:溪仔。L.yn
※Birth:07.08

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寻找另一种细水长流。



我想我已不能回头。

听说


ShoutMix chat widget

呢喃

足迹

JoyMin

沿路

管理者专用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时光

岔口

语录

南瓜花

风吟

RSS连结

尘世

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