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兔]梦入芙蓉浦

冷空气一来便病倒,坚持复习药物化学直到脑袋空空。
翘课在寝室休息,躺在床上读完了亦舒的《她比烟花寂寞》。突然的就有了这篇文的构想。
一下午就写完,没有多加修改,如有瑕疵,还请谅解。
此文的设定接着《似梦》那篇文。
我BO里有贴。

另附知识普及。这本是一首思乡词。我实在喜欢。
【苏幕遮】·周邦彦
燎沈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继续阅读 >>

三年

2006.8.23 ~ 2009.8.23

本来没真的把它当什么重大的日子。从一个多月前就开始忙,忙风格忙美工忙视频组忙站子七七八八的事儿。总觉得823是个如释重负的日子,总归可以不用天天忙碌等待的日子,这份参与感重了,反而觉得喜庆感就少了。
昨个把视频发了,今早上把图组献礼发了,真的就没什么事儿了。
看看回帖,笑笑别人的激动和感谢,仅此而已。

直到今天小葵抽时间上线发了她库存着的爱的家族的无logo自拍原图的时候才有了很大的感动。
【三年间一直默默的呵护守护着世上唯一的爱。

世上唯一的曺圭贤,世上唯一的李晟敏

只想给你最温暖的微笑和世上最好的爱

我一直都在,亲爱的,我爱你

Dear......only for you


看小葵在BLG的图贴那么多字的说着暗粉的妞儿,看着VIP上我的名字。
真的感觉很温暖很幸福。那段几乎没有任何交集的空白期可能让一部分人离开了,但是因为我们坚信所以我们坚持下来了。

三辑以来我很欣慰的看到有很多人渐渐的感觉到了这份爱。

看着她这样说着,就觉得自己鼻子酸到能哭出来。

我只是在坚持我认为坚强有爱的东西而已。
我很高兴有许多人和我一样的坚持着。

三周年
红酒西批,Happy Together


【贤兔】盲点

首发暗粉色

背景音乐是范玮琪的《爱的盲点》

=========

盲点


七月,阳光不怠,空气炙热。

李晟敏开始讨厌江南水乡这样的天气。
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的第三年,总算是开始厌倦。
晟真前天有打电话过来,抱怨的说着家里那边的雨老是不停,滴滴答答的,说着隔壁的城市下了暴雨,城市的排水系统不好,淹了大半个市中心。老爸外地公干回来路过那里,车子抛锚在水里,迟了一天才到家。说着老妈的本来不重的风湿病总算是被这样的天气熬到旧病复发,天天躺在床上休息,无聊之时也就会念到自己。
一直念着念着,然后哭的不能自己。
最后晟真对他说,带着埋怨的口气:“哥,你都不回来看看的。”
李晟敏不说话,在沉默之中挂断的电话。

江南的天气莫名的炎热。不燥,但是是那种闷热。即便是在家里宅着坐着发呆也还是汗流浃背。就像是矫情的小姑娘,明明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扭扭捏捏多了,就是看起来心烦。
一个人住着单身公寓,也就没有空调。中午的时候热了就多冲几个澡,冰冷的水刺激皮肤刺激毛孔,然后再被湿热的风吹的消散,没有盐分的空虚感。
闷在胸口的空气总是憋得心里难受,李晟敏总会在这样的时候想自己为什么会远离家乡到这样的地方来,想着想着,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那时候总会怀念,生养自己的北方海边。大海的那种广博辽远是江南的小桥流水远远不能比拟的。会想起海风吹起的那一份腥甜,鼓吹起白色的衬衫,掀起黑亮的额发。
那个人会在身后轻轻搂住自己,然后便倒在他宽怀的胸膛里,感受着心脏的搏动。
他在自己耳边轻轻的说,低沉温暖的声音,气流包裹体温铺洒在耳后,蜿蜒散开。“等我们都长大了,就到大海那边看看。我们一起。”
那一声“一起”,就好像一个牢不可破的誓言一样,刻在了心里面,牢牢记住了,并且似乎是要去记一辈子那么久远。
李晟敏只是笑着依偎在那个人怀里,幸福满溢在微翘的嘴唇里。
他眯着眼看着海天相交的地方,纯白色的水平线,再也看不到那一端。就好像他们的幸福也可以蔓延到那么的长远,看不到尽头。

李晟敏最终还是抵不过老妈的哭喊,收拾行李向公司申请了年假回了家。
李晟敏回家不易,飞机太贵,火车又要整整一天,干脆多待些时日,似乎就可以充抵所有堆积起来的细小想念。
买的是下铺,对面的老男人睡着的时候鼾声如雷,火车行驶的晃荡,李晟敏睡觉极轻。摇篮似的车厢摇的他困倦,但是连绵不绝的噪音又让他辗转难眠。他在困与睡不着中挣扎良久。空调的温度很低,裹在火车卧铺那说不清干不干净的白色被子里面,眯着眼睛盯着对面的铺位。
黑暗中只能隐约看到人的轮廓。
李晟敏像着了魔,颤抖着声音唤了一声:“圭贤……”
回答他的只有如雷的鼾声和火车的轰鸣,把他的声音吞没在噪声里,无处可寻。
那些李晟敏可以回忆起来的日子,全都不是今日了。

下火车呼吸到得空气就是不一样的。
咸涩的空气加上清新的雨点,扑面而来。跟着回忆也就尘埃一样处处可循了。
李晟敏忽然那么的胆怯,他一直逃避,没发现面对现实是这样的难。
李晟敏掏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是妈妈接的,听到自己的声音以后是惊喜的呼喊,让李晟敏的心情变得好了一些。
然后就听到老妈絮絮叨叨的说着:“都回来了好,都回来了好。晟敏你知道么,圭贤也回来了。”
这重逢太突如其来,李晟敏半晌不能回过神来。
北方的城市果然没有南边的闷热,干爽中,夹带着一丝阴凉的风。

到家的时候站在门口掏钥匙,一大串零零碎碎中居然一时分不清哪个是家门钥匙。正想着是不是要敲门的时候门突然开了。
李晟敏下意识的一抬头,看到一个熟悉的脸。
说熟悉也其实很陌生了吧,眉眼比过去挺拔了一些,脸上的痘痕比过去要浅淡一些,头发居然还染了偏深的棕褐色,在走廊应急灯的照射下泛出深沉的光彩。
“嗨,晟敏。”他总是不叫哥,他一直不叫哥。
“圭……圭贤呐……”李晟敏只是下意识的开口,脸上是止不住的惊讶。
曺圭贤一探头帮李晟敏提了箱子进屋,动作熟练。没迈几步路就突然转过头来对着李晟敏摆出笑颜:“晟敏啊,欢迎回家。”
李晟敏笑笑,点头。
谁的家呢,我一个人的家而已,也不是你的家。

李妈妈很乐呵的准备了一桌子的菜,虽然腿还是不方便,但是照着李妈妈的话说,是“圭贤有在美国给我带药回来,用起来很效果很好。”
李晟敏听完瞥了曺圭贤一眼,曺圭贤坐在李妈妈的另一侧给她揉腿,与自己相同的动作。看到自己向他的方向望过去也就抬了眼对晟敏眨了眨,有些邀功的不好意思的样子。让李晟敏想到刚过门的小媳妇,然后被自己的想法囧了一把。
吃饭的时候曺圭贤很顺手的为自己盛汤夹菜,李晟敏就看着曺圭贤安然的坐在自己身边,心里有种微微酸透的感觉。
饭桌上爸爸妈妈尽在问李晟敏生活上的琐事,曺圭贤听的也很认真。李晟敏摇着头否认了李妈妈关于女朋友的询问,一瞥眼看到曺圭贤有些安心喜悦的样子,心里闷闷的感觉回来了,于是开口说着:“不过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正在慢慢的发展。”
果然看到曺圭贤的笑脸立马就瘪了下去。
李晟敏丝毫没有戏弄人的快感,相反的,他的心情更加的难受了。

李晟敏的家出门便是不远便是大海。
李晟敏早上晨练的时候就是跑到这片海岸上来。鼓胀着海风吸入满满的高盐分的空气,然后深深呼出。便有了脱胎换骨一样的舒畅感。
就是在这片沙滩上和曺圭贤发生了那么多尘埃般细小却入心的事儿。
曺圭贤会大爷状的跑到自己面前问自己:“喂,李晟敏,身上有钱么!”
李晟敏不明所以的点点头,然后曺圭贤会憋着笑,继续故作严肃的说:“那给我四块五。”
太过零头的数目然李晟敏皱了皱眉:“我有五块。”掏掏兜,递了出去。
“哎呀不行,多了五毛!”曺圭贤有些急的跳脚,他一把扯过李晟敏手上的五块钱跑开了,跑回来的时候手上是四块五和一个草莓牛奶味的棒棒糖——李晟敏喜欢的那一种。
曺圭贤把钱和棒棒糖一股脑儿的塞到李晟敏手上,再腾出另一支手伸到裤兜里掏了掏,攥出一把零钱来,对着李晟敏说着:“你看,晟敏,你有四块五,我也有四块五,这样我们就够去民政局登记结婚了。”
李晟敏哑然失笑:“你胡说什么呢?”
曺圭贤失望的叹了一口气,挠了挠透红的耳朵:“唉,看来我求婚失败了。”
李晟敏看着曺圭贤一脸委屈的样子,说没有感动鬼都不信。他抿着嘴笑着,跳到曺圭贤背上揪着他的耳朵:“臭小子,这样就想打发你哥我,你想的美!”
李晟敏望着海面就想到那些打打闹闹的日子,那是他们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的曾经。

中午吃饭的时候曺圭贤仍在,李家爸妈终于把注意力从自家儿子身上转开,指向了这个同样是看着长大的男生。
“医院现在运营的还不错吧?”曺爸爸是一家私立医院的院长。
“嗯。蛮好的。”
“你妈身体还好不?”曺妈妈有心脏病。
“挺好的,她有的时候想回国的,但是我爸不让。”
“唉,小心点好,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嗯,我爸也是这样想的。”
“善雅呢?你们相处的还好吧?”
曺圭贤动作滞了一下,李晟敏装作没看见,依然埋着头吃饭。
“还可以。”曺圭贤的声音有些没有底气,模棱两可的回答。
“什么时候结婚啊。”
“还是……要等毕业吧。”回答的口音已经明显尴尬了。
“唉,我们家晟敏也要加油啊,你看看你都离开家工作那么多年了,从来没带女孩子回家给我们看过。”话题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到了李晟敏身上。
李晟敏夹起一块肉塞到妈妈的碗里,嘴里迭声的:“吃菜吃菜。”

过了午后海岸线上的人就会越来越多。尽管这一片并不是游客喜欢来的沙滩,但是很多附近的家人孩子都喜欢背着游泳圈穿着拖鞋过来戏水。
曺圭贤走在李晟敏后半步的距离,踩着他脚步的频率,看着他望前的侧脸。
“你还记得吗?我第一次亲你就是在这里。”曺圭贤的声音在耳后响起。低沉的轰鸣。
李晟敏停下脚步,想起稚嫩的年月。
穿着裤衩光着上身的男孩子,在浅海追逐打闹着,不知为什么就双双抱着倒在海床上,视线中全部都是他的脸。他深邃的眼眶,他漆黑的眸子,他渐渐看清的睫毛,一根一根的,吻在自己的睫毛上面。
现在想来,那充斥在口唇中的海水的咸涩最为清晰。
明明是甜蜜的吻,但是那种苦涩的感觉却第一时间冲破了感官,到达了记忆的深处。
李晟敏回过神来的时候曺圭贤已经站到了他的对面。
他比自己高了一些,自己只能微微仰着头看着他,看着他皱着眉头看着毫无表情的自己,看着他缓缓弓下身子,看着他凑近自己,嘴唇相接。
李晟敏还记得,曺圭贤最后一次亲自己,也是在这里。

最后走的时候,谁也没有挽留。
没有哭泣的带我走吧,也没有强硬的跟我一起来。
想来在一起的时光,两个人都没有说过“爱”。
爱太沉重,两个轻狂的孩子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力量去承担。于是曺圭贤还是坐飞机走了,李晟敏则依然乘了火车,咣当咣当轰轰烈烈。
爱永远不是魔法,把什么问题都解决。
李晟敏说曺圭贤是大海,对自己包容自己,宽怀感动。曺圭贤说李晟敏是江南的小河,内敛沉静,最终还是要奔跑到自己的怀里。
这是最大的差别吧。
其实不是不相爱,而是有了太大的差别。

走之前李晟敏依然站在海滩上,眯起眼睛看着海平线。
他们都已经长大,却再也兑现不了一起去大海那一边的诺言。
大海奔腾,遥遥指向看不见的彼岸。
李晟敏笑着,想起当时自己的比喻。

其实海的那一端是看不见的盲点吧。就跟他们爱情一样。

只是爱你而已

69e4284f54d2827c0cb7eab417643aed.jpg


下午和同学出去了,晚上回来看到版主群在说这件事儿,一问,娜娜就把这条新闻发给我了。

螃蟹还在丹青群说,是SM逼的么?其实哪里用得着逼,稍微了解他一点就知道,绝对是他自己的坚持。
不服输,把不开心的事情压在心里,就像是2006年的MKMF,U获奖的时候在舞台上笑的那么开心,下了舞台才把头埋到膝盖里偷偷的哭。
“我很棒,我没有哭。”那么骄傲。

我从来都不是心疼你。
小To也问过我,希望晟敏是如何如何,想了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于是只好说:他高兴就好了。
真的,从来都不曾心疼过你,即使那么多的人为你鸣不平,那么多的人让你遭受指责和非议。我知道我看到的这些你也知道,我知道你在默默忍受着所有的挫折,我知道你依然笑着坚强着,所以我无条件支持你,你的隐忍和宽宏。
但是偶尔的,你真的可以不要那么勇敢,你可以变得软弱一点,没有人会怪你。

你会上场,在我意料之中,要是你没有上场,那么必定是伤到了异常严重的地步。
Gee的舞台,你也只是稍微的动了动,我看着也平淡,早就料到是这样。
但是闹啦库和扫里扫里的时候,群舞的时候就看不见人影了,到了你的part才发现你是一个人站在小舞台上小幅度的做着动作,你还笑着。

练习狂李晟敏。
只要在舞台上在灯光下你就会开心是吧。你就不会痛了是吧。

请对自己好一点吧。
我只是想好好爱你而已,却越发的觉得自己无能为力。

不活了!

怎么办!!
你们不是三无西批么!!
你们不是没有爱么!!
你们不是暗粉么!!
你们为什么要大半夜的喝红酒!还给彼此开了一杯红酒!
李晟敏你居然还说你很幸福!
这是西歪也!这个公开的也!
你们高调了!我吐血了。。。。。

T T

无标题

主页Next >>

锦瑟

展颜

小溪水。

Author:小溪水。
※Name:溪仔。L.yn
※Birth:07.08

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寻找另一种细水长流。



我想我已不能回头。

听说


ShoutMix chat widget

呢喃

足迹

JoyMin

沿路

管理者专用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时光

岔口

语录

南瓜花

风吟

RSS连结

尘世

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