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着

BGM之所以换成了这样的歌是表达了我减肥的决心【谁信你啊= =

----我是抽风结束的分割线----

圭贤生贺文11号完结之后好好抒了一口气,那种感觉就像是便秘已久终于洗肠了一样的爽快。和滢滢解释了结尾为毛她客串黄代表为毛放手让两人在一起,看着她小红字恍然大悟的“哦~”,我觉得我思想太阴暗了= =+
追文的所有人都为贤敏终于在一起而喜极而泣,发出类似于“后妈的溪水终于也HE了一次”【你才后妈,你们全班都后妈!】这样的感言的同时……真的没有任何人为朴孝珍而悲切的吗!
她好歹是女主角……亏我写完最后一个字差点为她宽泪了= =+


我在废柴失踪的这两个月,发生了诸如论坛升迁,硬座15个小时回学校,买了新手机,看con圆满等大事,让告别单身这样的小事显得微不足道【喂= =
也是因为有男朋友的原因么,我才发现很多事情真的没法子将就。
比如说将就着对他热情一点,将就着说我也喜欢你,将就着说我想你了,将就着圈叉一些我明明写都写不出来,可是他还是会对我说的那些文艺到狗血的话= =
某一天晚上我俩打电话恳谈【?】了一次,虽然几乎都是我握着手机在那儿吼,我发现两个人性格真的差别很大= = 当初做好朋友的时候,怎么都好,做一对要一起规划未来的人的时候,很多东西都无法包容和原谅了。
就好像我不需要事无巨细的关心,我不喜欢对我行为的无端猜测,我也不觉得那所谓的因为喜欢所以全部包容值得感动。就好像其实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都是两条平行线,达不到共识。
虽然室友让我不要老去考虑这些问题,但是我还是觉得同他没有未来。

回学校之前去了芜湖,像安师大那样有花有草有情人坡的地方才叫大学啊!【掀桌
像我们学校只有河有鸭子有尸体……
在广济寺拜佛求签。
觉得即使算命这样的东西不准,有个光明的盼头也是蛮好的。

。。。。
突然不知道说啥,那就不说了吧= =
我果然……江郎才尽了= =+

附上我前边说的那个文的下载地址……虽然这在暗粉要拿钱买,但是我真的不缺这个钱= =
点我=。=

胡言乱语=。=

我在暗粉呆了已经两年。
从普通的会员,到制图组成员,到代理组长,到版主,到超版……

图组我见证了太多人的来去,版主群却是和我进入的时候就在的人一直坚守在一起。
我不清楚在外人眼中,暗粉色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似乎是白莲教圣母般的存在?或许像本命爱豆一样的默默无闻?或许是一个生人勿扰难以混迹的论坛?或许是个管理严苛小心翼翼的地方?
但是我把它当家一样。
这里有太多我看起来可爱的人。
前段时间整理文区,找到某个作者。那个作者说,她很想把自己的坑当做一个家,但是暗粉的圈子太小了,她进不来。
我在群里顿了顿,然后说,如果我们在别人眼中真的只是个小团体,那我只能说,要是我们连成为小团体的团结都没有,暗粉也就不用办下去了。
暗粉较之别的论坛,真的是一个很难混权限的地方。我要是一个普通的会员,可能早就离开这个地方了。
可是相反的,我们制定那么多的规则来约束他人,也是严苛了自己。要是我们想放手不做,那会员们怎样都好。
事情是有正反两面的。
草说我在会员群讲话的时候有着超乎想象的耐心。那不过是因为我还披着超版的皮。我不是真的狠心想要扣掉违规会员的所有粉糖,也不想带别人暗粉所谓冷面的形象。于是孜孜不倦的说,说版规,说理由,说注意事项,说权限获得。
暗粉这个地方占用了我太多的课余时光,我甚至会在考试最繁忙的时候为生贺献礼而焦躁烦心。晟敏生贺的电子书缺图的时候,我边复习,边差点在电脑前急的哭出来。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情让我在版主群说出“暗粉在,我在”这一段话。
只是我觉得我所面对的跟我共事的这一群姑娘,和贤兔本身一样的美好。

我很多时候都一直想说,即使很多人偏见的对待我们,但是暗粉色真的是个很好的地方,他欢迎所有愿意把他当家的你们。

语无伦次的说话,只是想对那个终究还是决定休息,把这样一个心念的地方交给了我和滢子,并为此哭泣的姐姐。
我会好好做,我想我同你一样的热爱这个地方。

The Rose

《生命的最后一个花嫁》

和阿蒙为了看瑛太而下的电影,两个多小时。我俩穿着最家居的睡衣窝在她的被子里面肩并着肩,盯着我李惠普的漆黑屏幕。
真正的故事看到最后不需要太多起伏也是能够打动人心的。
阿蒙看到一半的时候揽着我的胳膊和我说:相,看完的时候不要想太多,好好睡知道吗?
我了然她想说的深意,只点了头。
最后她还是比我先哭出来,靠在我的肩头,呜咽出声。

千惠嫁给太郎的时候,哼出的歌,配合着宣誓的“我愿意。”起起伏伏的伤痛。


Some say love, it is a river 有人说,爱是条河
  That drowns the tender reed. 容易将柔弱的芦草淹没
  Some say love, it is a razor 有人说,爱是把剃刀
  That leaves your soul to bleed. 任由你的灵魂淌血
  Some say love, it is a hunger 有人说,爱是那辘辘饥肠
  An endless, aching need. 一种无尽的带痛的需求
  I say love it is a flower 我说,爱是一朵花
  And you its only seed 而你,是唯一的种籽
  It's the heart afraid of breaking" 怕摔怕受伤的心
  That never learns to dance. 永远感受不到舞蹈的美
  It's the dream afraid of waking" 怕好梦不长
  That never takes the chance. 而让机会悄悄溜走
  It's the one who won"t be taken 怕付出的心灵
  Who cannot seem to give. 永远得不到收获
  And the soul afraid of dying" 怕死亡的灵魂
  That never learns to live. 永远无法明了生活的真谛
  When the night has been too lonely 当夜显得寂寞不堪
  And the road has been too long 去路变得无尽漫长
  And you think that love is only 当你觉得只有幸运者
  For the lucky and the strong 和强者才有幸得到爱...
  Just remember in the winter 朋友,谨记,在严寒的冬日里
  Far beneath the bitter snows 酷雪的覆盖下,躺着一颗种籽
  Lies the seed that with the sun"s love 一旦春阳临照
  In the spring becomes the rose. 就能幻化成一朵艳丽的玫瑰



前段时间听手岛葵的翻唱专辑,很喜欢的歌中的一首。
起先也只是觉得曲调动人,看了字幕才看到歌词的深意。

所有的幸福和痛,随着歌声,飘入我心。

如果你在此驻足,是否等待曲终,轻声的和。



So,HBD to U

昨晚上整个人捧着手机躺床上少女伤怀状。
诉苦一样的口气:明天他生日,我要不要发个短信祝贺下。
然后阿蒙说了一句:说什么呀,不用说了。
我没说话。
她又说:我实在不喜欢他被女朋友甩了以后对你的态度。你要是想发那就一句生日快乐好了嘛。
我“哦”了一声。
她又问:那个人在中大啥专业啊。
我说:不知道诶,好像是个男生挺多的专业,他和我说过几次,忘记了。
然后阿蒙就笑了,笑声突然就让我很释怀一样,她说:那其实你也没有那么重视他嘛。

不像做出个多重视的样子,所以虽然捧着手机过了12点也没有说出一句喜庆的话来,一直到早上睡醒才发了个觉得很符合自己一贯形象的内容。
“祝贺你加入奔三大军。”
他隔了很久以后的回复很平淡,平淡到似乎某一些岁月已经是上辈子那么久远的事儿了。
“嗯,谢谢”

我不敢说我为他付出了很多,或者说牺牲了很多,或者说因为他我就像傻瓜一样,像一个无知少女一样。
我记得那一片蓝色的背影,记得骑过我身边的自行车,记得人群中唯独你最清晰的身影,记得你递给我的雨衣,记得你秀长的蓝黑钢笔笔记。
他的确做了那么多感动我的事儿,让我温暖的事儿,也做了那么多让我怒不可遏的事儿,让我觉得心灰意冷的事儿。
我也记得你的电话你的抱怨,你在商场二楼休息区对我说的如果,你手上的书包。
但是多好,现在的我已经成长,你也已经长大了。
20岁,成熟的年纪,别再为了所谓的爱情做出诸如此类的傻事了。
我也不会了。
草儿和我发短信的时候聊到喜欢的男生云云,口气很强硬的说:我不是软柿子,不好捏的。
我倒是没和他说一切我的事儿,但是想想即使说了也就一个概括:是啊我就是那种软柿子。我被捏的太久了,没得可捏了。

最近发生的那些事儿,我倒觉得和我现在的感情异曲同工的可以总结着:多少盲目和偏颇,肆意讥笑执着。
我也因此伤心过,难过,担心他们的未来,忐忑似乎触手可及的命运。但是我真的说不出支持他相信他的话。
如果第一次只是无意,那么这一次我可以评价他是自找的么。我如何去相信他所谓的无辜,我又如何去相信他口中的反省。
这是第一次便应该改正的事情,亡羊补牢,却已经补不牢一分信任。
感情的事儿,信任是连系。原来fan和idol之间,也是这样。

但是终究我还是希望你回来,带着我看得到的蜕变,当时候我还是愿意喜欢你。一如既往我性格般的不计前嫌。

第五集的《是美男啊》,看得我好心酸啊TAT
姜新禹这个角色触及到了我所有的萌点。
他有些羞涩甜蜜的说要表白,有些吃味难过的拒绝一个房间,有些枉然忧伤的看着美男和泰京时候的表情。
萌死了TAT
哭。。。。
怎么办,我好想要爬墙了TAT

穷极一生,一辈子都等不到的人

题目的话,是凌晨的时候看文看到的。
《肩线》。暗粉有转载。其实我个人不喜欢那种喜欢却不说这样纠结的剧情,独自意淫喜欢的那一方其实也是爱着自己这样的故事。
可能是自己经历过太多。
但是作者的文笔却很吸引人。
题目的原话是这样的——“只怕是穷极一生,这辈子也换不来那人。”

——“那一年外婆告诉我,说有漂亮肩线的男人都靠不住,他们一生注定太过平坦顺当,所以学不会珍惜。我讲给他听,问他会不会这样。他笑我封建迷信,还板起脸来糊弄我,说他外婆也告诉他,抱在怀里恰好能把脸埋进你肩窝里的姑娘,这辈子就注定是你的,躲都躲不掉。”

有些故事就像江南水乡的夏日。
不燥,但是闷热。
小小的心情全部闷在怀里,梳不开,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就是闷闷的,有些委屈,想哭,却也哭不出来。
小家碧玉的心态。
有些厌倦的矫情,却又说也说不出口,无奈还是宠溺着。

我还算是个蛮专情的人。
不是夸耀,却是无奈。
喜欢沉着脸弹钢琴的男子,唱歌的时候身体微微前倾着,嘴唇贴着麦,闭着眼睛,偶尔睁开看看琴键。手指是灵活舞动着的,表情是深情难以自持的。
唱到一半的空挡,会腾出手来调整话筒架。
固定模式一样的动作,就像是让我沉迷的魔法。
就像Linkin Park的Mike Shinoda,就像TVXQ的朴有天,就像SuperJunior的李晟敏。

我想站在BabyBaby的舞台下仰着脸听你唱歌。哭泣到难以自持。

写《Joy》的时候。深夜不睡,坐在地上,只有李惠普亮着光,排风扇的声音呼呼直响。
李晟敏笑着对曺圭贤说,之前说的在等你的话都是骗你的。
最好的不如最近的,最爱的不如身边的。
给小米剧透的时候小米说被这句话虐到。
我说是啊,这一章写的好的也就这句了。能陪伴着你的,比起那些你追逐不放但是遥不可及的,要好的太多。

梁静茹版的《问》。
听起来好残忍。


- [ 穷极一生,一辈子都等不到的人。爱是痴人说梦的玩意吧。 ] -

主页Next >>

锦瑟

展颜

小溪水。

Author:小溪水。
※Name:溪仔。L.yn
※Birth:07.08

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寻找另一种细水长流。



我想我已不能回头。

听说


ShoutMix chat widget

呢喃

足迹

JoyMin

沿路

管理者专用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时光

岔口

语录

南瓜花

风吟

RSS连结

尘世

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