粽子节

qq-1.jpg




哭够了的五月。

昨天温州大学C区前面有车祸,离我们不到千米的地方,也就是一个拐角的距离。52路公交车撞到了两个女生。
看到照片的时候,那个重伤的已经被运走,可怜的已然逝去的那个女孩子,孤零零的躺在车轮下面——后车轮,可以想见是怎样碾过去的。
早上听洁洁说,路上的血迹已经冲干净,只有燃烧的白烛和几个包好的粽子,凄然的祭奠在那里。

昨天为了这件事儿讨论了许久,想到了我高三的时候死去的那个高二的小女生。她们在哀叹死亡离自己那么近——“我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接触死亡”——的时候,我突然噤声。
有的时候,神经质一样的,路过银行担心抢劫,坐火车的时候担心撞车,过马路的时候担心车祸,孤零零坐着的时候下意识的摸上自己的锁骨看看有没有肿大的淋巴结。
思考着我要是真的就这么死了我爸爸怎么办。
轻微的强迫症状。

粽子节的时候,就非常想念妈妈亲手包的粽子。
不是常包的肉粽子也不是她喜欢包的豆沙粽子,而是白米粽子,沾着砂糖吃的,里面有一块小小的肥肉。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好想念这样清淡的口味,一如当初平淡的岁月。

敏华口口声声的说同学弟没有暧昧关系,可是连去西塘也是同他一起去(跟我说的时候说是和学姐一起,但是昨天晚上洁洁看她电脑翻照片的时候翻出他学弟在西塘的照片),今天居然在阳台看到他学弟的衣服洗好了晾着在,天天去自习就更不用说了。
突然觉得很背叛,那个所谓的说着什么都不会瞒我的她,说着同我最好的她,说着即使有了男朋友也要同对方在一起不让对方落单的她,那个很主动的给我看去旅游的照片,原来是已经整理好了的假象的她。
有秘密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些秘密被自己揭穿的那个刹那。

突然就想到张曜晖叠声的:“我讨厌你。”
张曜晖在废柴里写下的:“那个听我说我不开心的人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凌晨的时候发短信过来说:“我很难过所以我很想找你但是我想到你之后更难过了。”
我好怕自己也成了敏华一样的人,我以为不经意的小事儿,是她心中最为重要的承诺。
我感到很抱歉。
我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再来这里看看,说着“因为想知道你最近过的好不好所以来看看你”。
但是我居然又不知道为什么在她的废柴也难以留言,说我很抱歉。
那个说着“我不爱他我只是爱你”这样的话,感动我维护我的人,我却狠狠的无视了她的心。
我很抱歉,我却又无能为力。

其实我并不是那个想念至深又触摸不到的人。
我一直在这里啊。
其实我一直在这里。
我只愿‘溪水,长流。

主页Next >>

锦瑟

展颜

小溪水。

Author:小溪水。
※Name:溪仔。L.yn
※Birth:07.08

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寻找另一种细水长流。



我想我已不能回头。

听说


ShoutMix chat widget

呢喃

足迹

JoyMin

沿路

管理者专用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时光

岔口

语录

南瓜花

风吟

RSS连结

尘世

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