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梦醒

昨天大晚上的没睡觉,拿手机看《苍颜》看到凌晨4点半= =+
专门把贤兔的part挑出来看的。
然后心情就更加不好了 = =
用“更加”是有原因的,这几天心情不好,没来由的,觉得压力好大,不能轻松的活着,嗯,就这样。
可能想的太多太沉痛了吧。今儿还测了心理年龄,三年前我测还是31岁呢,今天就是46岁了。
这数字啥概念,我爸就是46岁= =+
成熟程度93%,幼稚程度16%,老化程度46%。
得,我就一未老先衰的老女人了。
心情不好的时候才写文,这也就是我文章多半不是很甜的原因,后妈就后妈吧,自暴自弃的认命了。
《盲点》就是这样写出来的,心情不好,恰好听到一首很适宜的歌,范玮琪的《爱的盲点》,于是天时地利人和了。
曼曼和我说《盲点》看不懂,好吧,其实这里面大多都是我自己的心情。不喜欢江南水乡闷热的夏天,喜欢大海宽广包容的样子,固执的认为大海的那一端是看不见的盲点。
曺圭贤是富家子弟,爸爸是私立医院的院长,理所当然的子承父业到美国读书,因为妈妈有心脏病,所以不论是出国还是和女孩子订婚都是顺从的模样。
李晟敏则不一样,父亲已经很大年纪了还要外出公干,母亲是家庭主妇有着轻微的风湿病却为了省钱也不去治。
李晟敏在曺圭贤出国的时候逃离了有大海的家乡,就和逃离曺圭贤得怀抱一样。他们没有说过爱,更加就没有说过分手,他们唯一的承诺,就是长大以后一起去海的那一边看看,但是始终都没有实现过。
他们爱的从来都不是轰轰烈烈,而是向现实无声的低头,无奈的接受着所有既定的轨道,乖顺的样子。
我写文章很现实,这就是我看到的现实的样子。
不知道我这样说有没有人会更理解《盲点》写出来的缘由。
我无力接受,默默忍耐,暗暗期待,最终还是走了该走的道路。
爱不是魔法,别求什么都解决。

心情不好的结果就是很多天都没有把新一章的《我爱麦乐迪!》码出来。
一会儿要和人谈判字幕的事儿,一会儿要做同人志的图,反正忙的有些混乱,就更加没有心情了。
于是就很囧的把《Joy》给发出来的。
我一开始说我是把它写完以后再发的,但是现在我改主意了= =
我要看到回帖有人和我哭诉被虐到得样子,估计心情会好一点。
哎呀我居然就是这么的变态。

李惠普同学壮烈牺牲了。
现在我正等着重装。
基本上我除了PS以外什么都还能做,所以暂时我和美工组无关了= =
蹭图的别来了,欠债的大爷们您们等着吧-。李惠普同学是一个别扭受,说不定啥时候他心情好,就又活过来了。
当然它也可能诈尸,反正在李惠普同学身上,印证了一切皆有可能的说法。
在不想码字和不能PS的无聊之中,我翻看了2巡的自拍。
果然看到曺圭贤solo的时候抹眼泪。
话说《七年间的爱》真的是一首很好听的歌,不懂歌词的时候这样觉得,看着歌词更加觉得。
【我们也许是太早相识相爱了吧 也许难以承受变化之中的我们吧】
我最为动容的两句话。
《苍颜》里面的李晟敏和曺圭贤,可以为对方赴死,把对方放在生命的最高处,他们不怕死,却无法忍受相互依偎的困苦生活。
不能爱的时候便可以轰轰烈烈,可以相爱的时候却因生活所迫,还是分道扬镳。

给Together写结局的时候,其实自己也有被虐到。
明明是甜蜜到底的文章,我却现实的想着小晟敏不可逃避的病情。最终逼到了不论生死都不再拥有过往人生的境地。
开笔写的时候曾经有更新过校内签名:还好,可以确定结局的永远是作者本人。
这是你笔下的人物,我不可轻言放弃。所以还好,你还可以给我们大家一个幸福的结局。
就像即使我再悲观,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的太阳还是明媚着的。是无与伦比的光耀。

Linkin Park 8.15上海体育场的演唱会。
当然不会去,看着我1000+的UID和LPCC歌迷会会员的头衔。
唉,我为了SJ花的钱真多啊= =+

4:30看完文章。
手机上校内改了状态。
子夜惊觉,不过黄粱一梦。

只待黄粱梦醒。

主页Next >>

锦瑟

展颜

小溪水。

Author:小溪水。
※Name:溪仔。L.yn
※Birth:07.08

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寻找另一种细水长流。



我想我已不能回头。

听说


ShoutMix chat widget

呢喃

足迹

JoyMin

沿路

管理者专用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时光

岔口

语录

南瓜花

风吟

RSS连结

尘世

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