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光

苏打绿的新专辑终于出了。

全听了一遍,像以前一样的一听激萌的歌很少了。
似乎真的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忘初衷”。

我希望苏打绿不要变,但是他真的变了。
他更像是苏打绿了,但是我如此希望他只是吴青峰。

咳咳,这样的话可能是有点晦涩了。

《各站停靠》推荐。
听完以后的感觉就像是心被震撼了一下。
半唱半吟的风格,很适合青峰的声音。
他在说一个故事,一只蝴蝶梦见自己变成人的故事。
“嘘……”
我们来听他说。

。。。。。。
。。。。。。
。。。。。。


“每一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朵花的鬼魂,
回来寻找它自己。”

“嘘……”





========
歌词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
  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
  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
  
   ----庄子〈齐物论〉
  
  春立下分际的标竿时,我作了一个梦。
  我梦见我竟然变成了人,走到草原上,
  看着自己飞来飞去。
  
  雨水沾湿了翅膀,却让花香更清明;
  谷雨虽然寒冷,却让鲜艳的颜色更磅礡。
  
  当我还是蝴蝶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如此地快乐。
  
  我遇过这丛花吗?或是这花的诞生是因为我?
  我能再遇到他吗?还是我从未盛开过?
  不过,我知道那花从此印记成我的纹路
  
  << Chaque papillon etait le fantome d'une fleur passe,
   revenant a la recherche de elle-meme >>.
  (「每一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朵花的鬼魂,回来寻找它自己。」)
  那个隐居的女人,她的朋友说。
  
  当我梦为人的时候,我才发觉这被忽略的快乐。
  Est-ce que j'ai vraiment rencontre cette fleur?
  Etait-elle nee pour moi?
  Est-ce que je vais la revoir?
  N'ai-je jamais eclos?
  (我遇过这朵花吗?她是因为我而生吗?
   我能再遇见她吗?还是我从未绽放?)
  
  寻找前世的蝴蝶,在梦的触须中成了人;
  身体形式是生命的各站停靠。
  
  懂得太多的人,被心眼绊倒,在计较间迷走打转
  而那不怕貘、不懂生死的翅膀,正飞舞在最美的风景间
  
  我期待梦醒的时候,要做一只顺应快乐的蝴蝶。
  Elle a dit:[m] ( 她说 /m/
  Elle a dit:[n] 她说 /n/
  Elle a dit:[m] 她说 /m/
  En suite, elle a dit:[pok] 然後,她说 /pok/
  A la fin, elle a dit:[ch] 最後,她说 /ch/ )
  
   ----引自夏宇〈被动〉(Salsa,1999)
   翻译:夏宇
  
  女声:谢馨仪
  法文献声:夏宇
  翻译:夏宇、小渥、Julien Chameroy
  注:夏宇谢谢Julien对法文翻译的宝贵建议
   「每一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朵花的鬼魂,回来寻找它自己。」
   出自张爱玲全集《流言·炎璎语录》

Comment

我很文盲的没听过这歌= =

这组合我知道的> <

特地去找了歌来听

想你了。。

No title

我很喜欢日光来着
最近喜欢林宥嘉……看好他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する
 

Track Back

TB URL

主页

锦瑟

展颜

小溪水。

Author:小溪水。
※Name:溪仔。L.yn
※Birth:07.08

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寻找另一种细水长流。



我想我已不能回头。

听说


ShoutMix chat widget

呢喃

足迹

JoyMin

沿路

管理者专用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时光

岔口

语录

南瓜花

风吟

RSS连结

尘世

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