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极一生,一辈子都等不到的人

题目的话,是凌晨的时候看文看到的。
《肩线》。暗粉有转载。其实我个人不喜欢那种喜欢却不说这样纠结的剧情,独自意淫喜欢的那一方其实也是爱着自己这样的故事。
可能是自己经历过太多。
但是作者的文笔却很吸引人。
题目的原话是这样的——“只怕是穷极一生,这辈子也换不来那人。”

——“那一年外婆告诉我,说有漂亮肩线的男人都靠不住,他们一生注定太过平坦顺当,所以学不会珍惜。我讲给他听,问他会不会这样。他笑我封建迷信,还板起脸来糊弄我,说他外婆也告诉他,抱在怀里恰好能把脸埋进你肩窝里的姑娘,这辈子就注定是你的,躲都躲不掉。”

有些故事就像江南水乡的夏日。
不燥,但是闷热。
小小的心情全部闷在怀里,梳不开,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就是闷闷的,有些委屈,想哭,却也哭不出来。
小家碧玉的心态。
有些厌倦的矫情,却又说也说不出口,无奈还是宠溺着。

我还算是个蛮专情的人。
不是夸耀,却是无奈。
喜欢沉着脸弹钢琴的男子,唱歌的时候身体微微前倾着,嘴唇贴着麦,闭着眼睛,偶尔睁开看看琴键。手指是灵活舞动着的,表情是深情难以自持的。
唱到一半的空挡,会腾出手来调整话筒架。
固定模式一样的动作,就像是让我沉迷的魔法。
就像Linkin Park的Mike Shinoda,就像TVXQ的朴有天,就像SuperJunior的李晟敏。

我想站在BabyBaby的舞台下仰着脸听你唱歌。哭泣到难以自持。

写《Joy》的时候。深夜不睡,坐在地上,只有李惠普亮着光,排风扇的声音呼呼直响。
李晟敏笑着对曺圭贤说,之前说的在等你的话都是骗你的。
最好的不如最近的,最爱的不如身边的。
给小米剧透的时候小米说被这句话虐到。
我说是啊,这一章写的好的也就这句了。能陪伴着你的,比起那些你追逐不放但是遥不可及的,要好的太多。

梁静茹版的《问》。
听起来好残忍。


- [ 穷极一生,一辈子都等不到的人。爱是痴人说梦的玩意吧。 ] -

Comment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する
 

Track Back

TB URL

主页

锦瑟

展颜

小溪水。

Author:小溪水。
※Name:溪仔。L.yn
※Birth:07.08

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寻找另一种细水长流。



我想我已不能回头。

听说


ShoutMix chat widget

呢喃

足迹

JoyMin

沿路

管理者专用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时光

岔口

语录

南瓜花

风吟

RSS连结

尘世

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