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梦。

醒来的时候,他正好睡在旁边。
是坐在冷冰冰的主卧房大理石地面,枕着胳膊睡在我的手边的。他的头发比一个月前见他的时候长了许多,柔软的弯在耳侧。脸是面向我这边的,岁月也不忍波澜的光滑白净的脸,密密的睫毛,微嘟起来的嘴……
脸的每一丝弧线对我来说都熟悉而遥远。
那一瞬间我很想吻他。
就像是王子即将吻醒沉睡的公主一样,跨越百年,赐予了新的生命与爱情,然后得到祝福,终究圆满的结局。
然而我却只是抬了抬手,晃了晃他的肩。
“晟敏,晟敏呐。”我唤他的名字,小心翼翼的。
他的眼睛动了动,然后缓缓睁开,我立刻改了措辞:“晟敏哥,别坐在地上睡。”
“嗯。”他无意识的低吟出声,揉了揉肩膀,“你醒啦圭贤,怎么不再睡一会。还难受吗?”
“不了,我好多了。”我半坐起身子,他立刻把枕头立起垫在我的后背,“晟敏哥你其实可以睡床上的。”
“怕你半夜突然醒了不舒服又找不到人,所以没有睡客房。”晟敏由坐改跪,低头帮我整了整被角。
我张了张嘴,看了看自己躺着的空了半边的大床,想说的话硬是吞回了肚子里去。我们两个,毕竟是不能像从前一般亲密了,再窄小的单人床都会挤在一起。
“你想吃点什么,我去煮?”晟敏伸手拿了床头的闹钟看了看,“还早,你今天没通告吧?”
“嗯,宣传期结束了,给了我五天的假。”
“可是一休假你就病倒了。”晟敏站起来拍了拍裤子,对我露出了一点微笑,“还真是不值。”
我被这微笑晃了眼刺痛了心,只抿了抿唇,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给你煮粥怎么样,生病了喝一些清淡的比较好。”他自顾的说着,似乎是没有看到我的表情。
“麻烦你了,晟敏哥。”
“没关系的,我们俩什么关系啊。”他笑的更欢,随口一句,像是铁哥们之间的调侃。然后转身出了房间。
“我们俩什么关系啊。”我把他的话放到嘴里回味咀嚼。是啊,是什么关系呢,现在在这里悉心照顾我的你,其实同我又有多大的关联呢。只是曾经一起打拼过的组合中的队友,只是诸多依赖你的弟弟中的一个……
啊,是了,还有,是曾经在一起又分手的恋人。
七年。
解散到现在,七年。
亦是分手到现在,七年。
现在的晟敏哥34岁,我32岁。呵,人生对于我们来说真的好长,还有那么多长长久久难熬的七年。
很多事情现在也看开了,生活走到这一步谁都无法改变。就像是SuJu的终究要解散,自己的终究赌了前程服了兵役,后一天的晟敏终究走入教堂圣洁的宣誓,自己终究还是靠着深情单曲强势回归,晟敏终究还是做起了幕后当一个定时上下班的好男人。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他是一等新郎,他自己曾经在节目里面这样吹嘘自己,可是,谁又敢说不是呢。

晟敏拿着托盘走进来,一碗清粥,还有几碟小菜。
他看我盯着菜碟愣神的样子,笑了笑,说:“你嫂子做的,味道不错。所以就等你睡着的时候回家拿了点过来。你啊,家里冰箱几乎都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牛奶面包大多过了期,所以你才会吃了那些东西搞的现在生病。”
后几句有些埋怨,我似乎能从中找到心疼的语气。
“以后吃东西之前要记得看清楚保质期,别随随便便就把东西往嘴里塞,又不是小孩子了。还有饭们送的东西也要记得及时清理,不要的就不要了,需要的就放好,堆在那里乱糟糟的不好。然后你的衣橱里面的衣服都要分类的放,现在都快夏天了我还看到你的风衣搭在沙发上……”我默默的吃着饭,听着外面客厅里他一边整理一边唠叨的声音,没来由的眼睛一涩。
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还是住宿舍,小小的两人间,他也是这样边打理边唠叨。自己总在一边躺着,在适合的时候嗯啊两声表明自己在听,心里还烦躁着这样的话多的耳朵都听出了茧子。
这样的话,今天再听,如此的舍不得。
外面的声音戛然而止,然后突然听到一声几乎渺不可闻的叹息。
他再走进来收拾碗筷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让人看不出情绪。他不愧是个演员,即使再坚持自己是个歌手,再坚决自己最爱的只是音乐,也不可改变他是由演员出道的这个事实。
他是个好演员。他的戏可以骗得过观众,也能骗得过自己。
我靠在床上,漠然的看着他左手的无名指闪耀的钻戒。那个位置,也曾经有过我的许诺。不过此刻已经被代替,没有给过去以及回忆,留下任何的可趁之机。
“晟敏哥,你的耳环怎么不带了?”我突然开口问道。记得晟敏以前很喜欢耳环的,但是现在发间却空空如也,耳坠干净而纯洁。
“啊。”他发出一个短促的音,伸手摸了摸耳朵,接着对我笑笑,露出个无奈的表情,“世熙不喜欢啊,问爸爸为什么要像妈妈一样戴耳环,说幼儿园小朋友的爸爸都不戴耳环的。”
“这样。”我表情僵硬的点了点头。
“唔。”他似乎感觉的到气氛的突然冷淡,于是换了话题,“你吃的怎么样?还剩下些,我再给你盛点?”
我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吃饱了。”
他点点头,又拿着托盘出去,立时,我听见从厨房里传出的刷碗的声音。
我对着门口喊:“不用洗了晟敏哥,明天保姆阿姨就会来了。”
外面的水声停了,但是隔了很久晟敏才走进来,对我笑笑说:“那我就走了,不打扰你了,我有打给正洙哥,他答应我下了通告会过来看看你。你好好休息,有事儿再打我电话好了。”
“晟敏!”我对他即将离去的背影喊出了声。
他身子一僵,我也是一愣。许久以来只是心里这般的叫着,当面从来不曾忘记过要叫“哥”。
“那么,急着回去么?”我吞了吞唾沫,艰难的问。
“嗯,今天是周日,我答应世熙要带她去游乐园去玩的。”晟敏背对着我说。
“不能毁约一次么?为了我。”我说的越来越小声,没了十足的底气。我知道晟敏一定会拒绝,毕竟现在的我们早就已经不是当初的你我。
你能接到电话以后立刻早退赶到我家来,是因为我病的胡言乱语哭得撕心裂肺,但现在既然我都好了,你再也没有劝自己坚决的理由,再留在这里。
“圭贤呐……”他拖长了音转身面对我,似是正在想着措辞不知如何劝我。
“我只是想你为了我留下来,不是为了照顾我,而是陪在我身边。什么都不说也好,只要让我看到你就好。只是你,只要你。”我很想这样不顾一切的大声对他叫出来,但是没有。我已经退了烧,显然不能像昨天一样迷迷糊糊的给他打电话,缠着他,需要他。
于是从我嘴里冒出来的最终还是:“那哥还是早点回去吧,同世熙说圭贤叔叔想她了,她什么时候再来邀请我到她家去玩。”
晟敏眨了眨眼睛看了我一会,他的眼睛还是如此清澈好看没有一丝的杂质。然后他点点头:“好,你好好休息。”
“同嫂子问好,她做的泡菜我很喜欢,很爽口。”
“嗯,好。”
他总是答应,就像是过去不管谁去求他麻烦他他也是皱着眉头尽量应承下来一样,尽管都很累但是还是给哥哥们做按摩,尽管已经很多次但是还是跑腿给聚会的人们买酒,尽管自己这边也是杂乱无章但是还是给其他成员整理Fans的礼物……
全都是单音节的:“嗯。好。”
早就习惯的语调。
砸在我的心里,是一个又一个难以平复的深坑。
二十出头的年少轻狂,谁还再能拥有一次,决绝且不顾一切。即使我可以放弃我现在的生活,我也不能破坏晟敏的。他有他幸福的家庭,他有妻子有女儿有工作,有辉煌有绚丽有平淡。
上帝对于他是眷顾的,把一切生活可能的美好都让他过了一遍。我是应该高兴的,虽然我笑不出来。
这一步我不是没有想象过,只不过我没有想象到我以为只是我梦境的东西,竟然真的成了真。
我们曾经相爱甜蜜的过去,肆意讥笑着我现在的贪恋与执着。


***


醒来的时候,他正睡在我旁边。
是裹了一床被子,蜷缩在我的怀中的。长的及肩的头发凌乱的遮住脸颊。我伸出手把头发理了理,露出他微翘的粉红色的唇,心中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我支起身子,吻了过去。
他被我弄醒,“唔”的呻吟一声,想要呼吸于是张开了嘴,让我的舌头正好乘虚而入,卷住他的,在他的口中力挽狂澜。
他醒了大半,用力拍了拍我的肩,我这才退出来。
“你干什么,一大清早的发情。”刚刚起床的他说话总是带着撒娇一样的尾音,软绵绵的弄的我心里痒痒。
“再亲一下。”我厚着脸皮索求,“谁叫你一大清早让我看到你,你的存在对我来说就是诱惑。”
“油嘴滑舌。”他推了推我,但没用劲,“去刷牙,脏死了。”
“晟敏嫌我脏么?”我依然执着的凑了过去,“我好伤心啊。”
他把头埋在我的怀里,伸出手来环住我的腰:“不要了小贤,我好累,让我再睡一会。”
我叹了一口气,最终不再闹他,而是回搂住他,用脸颊蹭着他柔软乌黑的发:“我要回房间了晟敏,我是早上的飞机走。”
他没吭声,继而搂的我更紧:“同经济人哥说一声不行吗?反正都回首尔,让你晚点同我们一起走不行吗?”
没想到他会说这样的话,少有的挽留让我心里荡漾出幸福与甜蜜,也稍稍有些奇怪:“怎么,今天会舍不得我。”
“因为做了不好的梦。”他在我怀里闷闷的说。
“梦都是反的呀。”我一愣,然后拍了拍他的背,尽可能的给予安慰。
他没说话。
我顿了顿,然后继续说:“晟敏呐,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未来。”
“不要……”他的语气有些悲凉。
“你会结婚,会有一个贤惠的妻子,会有漂亮的孩子。眉角像你,一样的可爱。你可能不再继续停留在舞台上,你会有别的工作,你会生活的很幸福。我们偶尔会见面,我偶尔还是很依赖你,你会到我家打扫房间,会给我煮面吃,像从前的每一个时刻一样的唠叨,但我不再觉得麻烦。你是疼孩子的好父亲,你答应他的每一件事情都做的很好。你的孩子也会很喜欢我,他叫我圭贤叔叔。”我嘴角弯了弯,“如果是男孩子,我还可以带着他玩游戏。我是Game圭呢……”
“圭贤……”晟敏的声音里有了一丝的颤抖。
“但是没有关系的,敏呐,”我依然兀自的说着,罕见的絮絮叨叨,“我依然会站在舞台上不会离开。我会站在任何一个你可能看到的地方,我会让你时时刻刻都能看到我。听我唱歌,听我唱点点滴滴的小情歌。我所有的歌,都只唱给你一个人听。”
我不敢告诉他,我也做了不好的梦。梦里面我们终于走了不同的岔口,渐渐再没有相交过。
“傻瓜。”他半晌才哑着嗓子说了一句,很轻,但是我清楚的听到了。
是啊,傻瓜。我们都很傻,以为这样拥抱着就可以度过将来的年月,直到共同迎接死亡的那一刻。
这样的生活就像是一场绮丽的梦。不知道真实的,是前一时,还是此刻。



浮生若梦。




然后我梦醒了,发现一切是空。

Comment

觉得之前看过
比虐文还虐T T
没有最后一段 我估计我的怨念会在这一直盘绕着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する
 

Track Back

TB URL

主页

锦瑟

展颜

小溪水。

Author:小溪水。
※Name:溪仔。L.yn
※Birth:07.08

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寻找另一种细水长流。



我想我已不能回头。

听说


ShoutMix chat widget

呢喃

足迹

JoyMin

沿路

管理者专用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时光

岔口

语录

南瓜花

风吟

RSS连结

尘世

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