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温州天气阴

【他一直在做一个梦,梦里一直纤细如玉的手,拈起一支细毫,点了青瓷小碟里的青黛,描着晶亮的眼上,细弯的眉。
那个人的眸子就像是两口深深的水井,漆黑之中闪耀着水润的光泽。
屋子里点的檀香味道妖娆,青灰色的烟摇曳着腰身盘旋上升,氤氲成个魅惑的样。
他看的呆了。
他觉得这双眼实在是熟悉,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那个人画好细眉,视线离开了古铜色的镜面,朝自己望过来,把双眼弯成倒挂的月牙。
他觉得要看清那个人的脸之前的那一个瞬间,醒了过来。】

以上,在与听天书无异的药物化学课堂上,拿着自己记手稿的本子写下的一段话。
哪个大人给我以这个小片段写个穿越文吧!王道耽美BG都可以啊TAT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青黛色的描眉很是吸引自己,下意识的就觉得做出这样动作的人一定是国色天香,绝代佳人。
至于为什么自己不写。啊哈哈,《长生剑》以后我就觉得我不适合写古代啊,我还是太时尚了【甩发。

温州这几天的天气抽了。
白天大太阳,晚上就开始大暴雨。
要不是因为猪流感大一新生已经停了军训,我真为他们心寒。前一天晚上好不容易相互庆祝哦也下雨了明天不用军训了,谁知道第二天一大早起来依然是大太阳。
昨晚上电闪雷鸣的,恐怖到我早早的关了电脑躺在床上看手机书。
30秒钟一个可以映照出白天的闪电,一个接一个的在耳边炸裂。我又很少女情怀的想到一直就不断奔走的绚丽的闪电,和跟在它的背后一直默默追寻却总也不能跟上脚步的苦闷的雷声。
雷公电母是哪门子的想象力啊= =+
总之托下雨的福,捧着个日记本准备写日记,但是居然写着写着就成了某西批文的大纲。
我发现我现在囧到只要想写点东西就一定要套入剧情看适不适合写到文里。
我的天呐我不要这样的人生!【泪奔。

最近寝室里面的讨论对象从老小换到老大。
啊,虽然说废柴很隐蔽我身边的人都看不到,但是我还是隐晦的用老大来形容她吧囧。
好吧也许女人就是喜欢八卦是非的,但是一天到晚跟着学弟来来去去,饭也不一起吃,也不一起聊天,除了上课下课起床睡觉能见到她以外几乎见不到人影的这个人,在问起她是不是在和学弟谈恋爱的时候居然矢口否认,真挚的说:如果会有确定的结果的话我会和你们说的,所以你们现在不要问了。
拜托啊我们在一起住已经两年了难道我们要彻底无视你的行为连起码的好奇心也要一并失去么?
其实即使她不说我们也看得到,学校就那么一点点大,就算躲又能躲到哪里去呢?其实就是掂着脸倒贴也不被人家要的这样的关系吧。唉……我说的难听了……
总之我不是很爽快,我们可以把心事像解剖一样的让你看个光光的,你居然瞒这瞒那的。
我讨厌被欺骗的感觉,但是自从那个学弟出现,你就总是给我这样的感觉。
你的真诚哪里去了。
睡在对面铺的陌生人。

《我在垦丁天气晴》
喜欢汉文的乐观
喜欢亮亮的笑容
喜欢阿佐的深情
喜欢阿南的执着
喜欢阿公的小小幽默
喜欢晓玮面对妞妞的时候的温情

喜欢垦丁的大海,喜欢垦丁的天空,喜欢垦丁的大街,喜欢垦丁的人们说着台湾腔的亲切。
长长的公路和蜿蜒的海岸线,隐约的珊瑚礁和鸣叫着的海鸥。
雨不停写道:“爱情不论输赢,姿态都要漂亮。”
汉文说着:“冲浪的精神在等待。”
妞妞哭着对晓玮说:“小王子找不到小狐狸了。”
……………………
真的是一部我很喜欢的电视剧。

我一直觉得大海有神奇的治愈一般的力量。
在青岛的日子里,面对着一大片拍打礁石的大海,闻着咸涩的海风。风鼓动着衣服,吹乱了头发,我看不到海鸥看不到贝壳看不到金黄色的沙滩,但是我看得到大海,一直蔓延着蔓延着,遥遥指向看不见的Never land。
它什么都可以包容,它什么都可以毁灭,然后再孕育。
它是掌管地球的神。
汉文说,大自然会教会我们很多东西。
我想是的,这的确。
大自然从来都不会哭泣,它这样持久的伫立在那里,默默忍受磨难,默默经历变迁,默默等待毁灭,默默开始重生。

我一直觉得我对于算命有一种偏执的兴趣。
一方面自己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对于大街上那种摆摊算命的人实在是不屑,另一方面实在是喜欢文章中出现的那些祭司和萨度母之类的角色。(以上词汇皆引用自九州系列)
我记得在《百雀神龟》里面,赢无裔的老师(姓白?)就是这样的人物。写着巨大的算式,计算着星辰的更替,谷玄的出没。
《百雀神龟》是除了《羽传说》之外我最喜欢的九州系列的书。
最近在手机上看《九州•死者夜谈》。手机书的缺点就是看的不认真,到结尾我有点懵懵懂懂。但是在翼在天说的故事里面看到了《羽传说》的后续,还是很开心的。(不过话说,为毛风翎羽居然跟翼在天死一起了,向异翅啊TAT)
给Together写文评的时候也是,小BG短文中,男主角和“我”说的那次初遇我是最喜欢的。
【我遇见他的那一年,他就像是一个念念叨叨的神算子。
暑假最炎热的日子,身为老师的我被爸妈打发去带一群小朋友家教。穿着不常穿的白底蓝花的连衣裙,顶着天蓝色的太阳伞,在空无一人的公车站,愁眉苦脸的盯着热气氤氲的大地。
他凑近我,直视着我质疑的眼神,他在我最终要发飙骂人之前,神秘的开口。
“小姑娘,要算命么?”
我皱眉看着他比我大不了几岁的脸,再想着这犹如神经病一样的台词,突然就笑了:“好呀。”
他明显没有料到我会是这样的反应一般的愣住了。
我笑眯眯的说:“我要算姻缘哦,不准不给钱哦。”

那年夏天,神算子同志神叨叨的打量着我的脸,说着:“我看你印堂饱满,脸色红润,是富贵之相。”他顿了顿,然后又让我伸出手。
他的食指摸上我手心的掌纹,顺着深深浅浅的纹路走了一圈,轻声开口:“你会在夏天遇见你命定的男子。”
“那是人生中最为美好长久的夏天。阳光明艳的季节,爱情会像高温一样来势汹汹,辗转不灭。那会是你此生最好的爱情。”
他抬眼看我,脸上是认真的神态。他的手敷上我的掌心,然后慢慢收紧。
“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所以这一次一定要抓紧了,不能松手。”
他眼神明亮,竟超越了阳光。】
谁来给我算下姻缘TAT

918的演唱会,丝毫没什么感想的一个劲闷头抄着药物化学的课件。
十一点半的时候,做着神童生日的外交图,突然电话响了,居然是co打过来的。接电话,那头是草。
听声音是一大堆人刚刚结束演唱会很兴奋的出来给我打的电话。
TAT 你们不在演唱会当会儿给我打电话,出来了才跟我吼叫着好兴奋啊,贤兔粉了!搭肩膀了!飞吻了!
TAT
我又有那么一点想去南京了【掀桌子

这是个怎样的人生啊。

Comment

No title

演唱会听说强仁哭了,我也跟着掉了泪
然后对于其他的事情就无感了
我现在就像一个女鬼,= =

琢磨着能不能去广州。

No title

我说你不去学文真是浪费鸟!
我好气愤我们这块也是成天阴雨连绵!!哼白白便宜了大一那群猴孩子!!!!!掀桌!!!


那些什么青黛什么的字眼咋想出来的。。。。0 0

那天偶尔窜出一个念头来说要去香港,瞬即又否定了这个愚蠢的想法,演唱会那时候我大概还在上着中医内科学的课吧,我的未来怎么也比一场演唱会来得重要点- -


TAT课好忙!
我要更日记TAT!!!

No title

什么时候把你的文打包给我看看好咩><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する
 

Track Back

TB URL

主页

锦瑟

展颜

小溪水。

Author:小溪水。
※Name:溪仔。L.yn
※Birth:07.08

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寻找另一种细水长流。



我想我已不能回头。

听说


ShoutMix chat widget

呢喃

足迹

JoyMin

沿路

管理者专用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时光

岔口

语录

南瓜花

风吟

RSS连结

尘世

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