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花

萧敬腾的《无言花》。只是QQ音乐恰好随机到了这一首而已。
似乎是闽南语的歌,萧敬腾的声音似乎有一种特有的凄惨的味道,让我听到就会寒毛直竖,于是我没听完就点了下一首。
多随心所欲啊,只要你想换,点一下鼠标,永远有下一曲在等待。

宿舍尽管门窗紧闭,还是莫名的透出一丝寒冷,阴风阵阵的错觉。
对面男生寝室晒满了被子,但是阳光总是惨淡无力,似乎下一秒钟就可以被黑暗彻底吞没。
我坐在最靠阳台的位子上,也就是在鱼儿的话中最远离人群最孤独的位子上。感受着最邻近的缝隙里面透出来的寒冷。然后在心底默默而真心的说出“讨厌”这样的话。
讨厌无休止的忙碌,讨厌被允诺而又被打破,讨厌类似于炫耀的口气,讨厌无关紧要的笑话。
连带着这样起伏的天气和这个依旧陌生的城市,一并讨厌了。

晚上睡觉一定要冲热水袋,即使会被热的无处可躲,但是还是不会停止一天。我不知道这种对于温暖的依赖从何而来,大一的时候还可以碍,大二就怕冷的要死了……
……是不是更老了。
做药剂习题的时候,对于那些琐碎而繁杂的规则欲哭无泪。
愤恨人世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微生物。
居然觉得药物化学杂环相连的药物结构式可爱起来。
就会有一种惧怕成长的感觉,把自己打击的站不起来。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做不好。

就像是我在这边声嘶力竭的喊,上帝在那一边淡漠的按下了静音的感觉。

昨天接到了矬子的电话,对他口中所说的消息惊的站不住脚。
挂了电话又打给叶,两个女生忧心忧虑的交换着:这可怎么办才好。这样的话。
挂了电话已经过了半夜,捧着心想起了《小时代》里面唐宛如的经典台词——我收到了惊吓。

就突然觉得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越来越狗血。就像我常常对某一件事发表最终评价的时候最喜欢用的话——如果我把这个故事写下来也不会有人看的,因为太过狗血了。
《Joy》里面金希澈咬着牙刷说过一句话:果然生活成不了狗血剧啊。
可是我发现我身边发生的故事就像是郭敬明笔下的青春残酷小说(……)一样,让我冷笑着无法接受。
我想到我曾经说过我写下的东西从来没有实现过,不曾想连“生活不是狗血剧”这一句几乎人人赞同的话都沦为了炮灰。

苏打绿的歌一直会听。
但是听的最多的还是《小情歌》,觉得最为经典的还是这样的一首。
MV的黑白花纹从青峰背后蜿蜒成花。
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旋律的时候是在我家,我窄小的床上,高考结束,我和叶歪歪斜斜的躺在我床上无所事事,然后叶问我:你知道有个叫做苏打绿的组合么。
我问:就是娱乐新闻里面说主唱的声音很女人的?
叶说:是啊,他们有一首《小情歌》,很好听。
她为我哼起这样的旋律。
“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我会给你怀抱。”
后来我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我们俩拿着快要过期的学生公交卡,从早上开始漫无目的的在合肥城里面乱逛,到站下车,再随便跳上下一辆车。
她把打开MP3,分给我另外一只耳机,单曲循环着。
“最后谁也都苍老”
钢琴声穿透喧嚣,直达灵魂深处。

这将成为一个永久的经典。
不能突破是悲伤的。
被永久记住,却又是欣喜的。

我觉得我即将超脱。



想聊一些别的,又觉得无从说起。
Delete很万能。


阳光绝好的午后,手指僵直到打不出字来。
想起昨晚打电话的时候爸爸温柔的声音。
“相相啊……”
语言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东西。

Comment

网速卡的我好桑心T T

下午政治经济学的课上看了你的更新,莫名的很难过= =

但现在我只为我杯具的人森窘迫了= =

新版子很好看

我觉得你是应该扔下所有的东西休息一下
可以不负责任可以不懂事可以不理会不喜欢的东西
可以任性。

我现在很怕我自己会迷失
迷失到找不到自己

纱裙溪水我发现我真的很。。。你
已经在听无言花了。。声音很。。歌词听不懂
冥冥中觉得你说好的就一定是我喜欢的-v-

冬天是个让人提不起精神的季节,但是我又莫名的喜欢~
心情不好的时候去找找有阳光的地方^^

PS老爸是座山呀~~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する
 

Track Back

TB URL

主页

锦瑟

展颜

小溪水。

Author:小溪水。
※Name:溪仔。L.yn
※Birth:07.08

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寻找另一种细水长流。



我想我已不能回头。

听说


ShoutMix chat widget

呢喃

足迹

JoyMin

沿路

管理者专用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时光

岔口

语录

南瓜花

风吟

RSS连结

尘世

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