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言乱语=。=

我在暗粉呆了已经两年。
从普通的会员,到制图组成员,到代理组长,到版主,到超版……

图组我见证了太多人的来去,版主群却是和我进入的时候就在的人一直坚守在一起。
我不清楚在外人眼中,暗粉色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似乎是白莲教圣母般的存在?或许像本命爱豆一样的默默无闻?或许是一个生人勿扰难以混迹的论坛?或许是个管理严苛小心翼翼的地方?
但是我把它当家一样。
这里有太多我看起来可爱的人。
前段时间整理文区,找到某个作者。那个作者说,她很想把自己的坑当做一个家,但是暗粉的圈子太小了,她进不来。
我在群里顿了顿,然后说,如果我们在别人眼中真的只是个小团体,那我只能说,要是我们连成为小团体的团结都没有,暗粉也就不用办下去了。
暗粉较之别的论坛,真的是一个很难混权限的地方。我要是一个普通的会员,可能早就离开这个地方了。
可是相反的,我们制定那么多的规则来约束他人,也是严苛了自己。要是我们想放手不做,那会员们怎样都好。
事情是有正反两面的。
草说我在会员群讲话的时候有着超乎想象的耐心。那不过是因为我还披着超版的皮。我不是真的狠心想要扣掉违规会员的所有粉糖,也不想带别人暗粉所谓冷面的形象。于是孜孜不倦的说,说版规,说理由,说注意事项,说权限获得。
暗粉这个地方占用了我太多的课余时光,我甚至会在考试最繁忙的时候为生贺献礼而焦躁烦心。晟敏生贺的电子书缺图的时候,我边复习,边差点在电脑前急的哭出来。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情让我在版主群说出“暗粉在,我在”这一段话。
只是我觉得我所面对的跟我共事的这一群姑娘,和贤兔本身一样的美好。

我很多时候都一直想说,即使很多人偏见的对待我们,但是暗粉色真的是个很好的地方,他欢迎所有愿意把他当家的你们。

语无伦次的说话,只是想对那个终究还是决定休息,把这样一个心念的地方交给了我和滢子,并为此哭泣的姐姐。
我会好好做,我想我同你一样的热爱这个地方。

Comment

啊看到暗粉我就想到了一名叫做绾的女子噗= =

纱裙溪水你舍得更新啦!
咦~~不知道你跟会员耐心讲话的时候会不会纱裙呢>< 噗 开个玩笑- - 你的纱裙形象在我心里太根深蒂固了>。<

其实每一个站子都是一批人的心血,比如现在的宝蓝阁什么的。在一些人心里,站子应该不会单纯的只是一个站子,而是一个门把手,打开了就是一个温暖的家

。。说多了- -
超版纱裙溪水怀挺!

常更新喂!

哦哟验证码0824>。<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する
 

Track Back

TB URL

主页

锦瑟

展颜

小溪水。

Author:小溪水。
※Name:溪仔。L.yn
※Birth:07.08

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寻找另一种细水长流。



我想我已不能回头。

听说


ShoutMix chat widget

呢喃

足迹

JoyMin

沿路

管理者专用 将此博客添加到连结

时光

岔口

语录

南瓜花

风吟

RSS连结

尘世

携手